Instagram终于加长录影时间 可以直接录到60秒!

Instagram 这有着许多支持者的照片分享社群软体,终于发现 15 秒录影时间不够用,宣布开始在

2020-06-07技术评论

670浏览

她蹉跎婚姻、拒绝较好的工作,只想证明妈妈爱自己更胜哥哥


前几天,和几位熟识的优秀学弟妹们聚餐,稍微提到工作状况,学弟妹们大都在公司当法务,属于三明治阶层的中阶主管,说来说去,不是下头满意的属下不好找,不然就是上头早已卡死,或主管很机车。

「上次来的那个JD(学士后法律系),两个月就跑了,说工作太routine太无聊,公司平稳有啥不好,难道要去状况一堆、被告来告去的公司,才够刺激有趣吗?」当法务经理的学弟无奈说道,他的薪资虽然称不上高薪,但工作轻鬆準时下班,公司又稳定赚钱,像在过类似公务员的生活,也没啥不好。

「我们老闆又出新贱招,居然叫我去参加董事会,把他不想做的差事全丢给下面的人,他是挂副总,领那幺多钱,实在是太夸张了!」学妹Vera满脸愤慨。

「往好处想,妳可以多认识些上层大头,搞不好有啥机会啊。」

「想太多啦,你们是不知道我们老闆是空降的喔,和大老闆关係好直接从事务所过来的,根本没有任何公司经验,英文也不行,一看到英文便赶紧丢给我和另一个Berkeley的,谁叫我们同组又留美。」Vera顿了顿,「你们想想看,他连自己该做的事,像是开董事会这类的,都可以有恃无恐丢给下面的人做,可见后台有多硬,岂止是我去认识几个大头就能干嘛的。」

「没错,就像有些小毛头业务以为跟人家喝几杯酒、唱几次歌就能干掉原本几十年交情的老业务,根本是想太多。」我频频点头认同,Vera去开董事会,完全是动辄得咎、吃力不讨好,加重自己工作量罢了。

「话说我知道空降的法务长还不少,关係够就直接升任,很多甚至对该产业或公司文化根本完全不了解,不过啊,只要当过这个职务,外人就会把他当专家看,反正一般人也分不清啥是专业、啥是虚有其表,对以后开业大有帮助」,学弟举了一堆例,唉呀,吃饭配这些话题真是不好消化啊。

「所以呢,妳哪时要开始去董事会?」我好奇问Vera。

「说到这个,我想和你们讨论一下,前阵子有猎人头和我接触,谈成了一个到香港的工作机会,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。」Vera认真说道。

「去啊,去啊,妳单身又没牵绊,不像我们得考虑一堆问题,去闯闯看有什幺不好。千万不要限制住妳的天空,要将目标放在远方,大胆勇敢踏出脚步去啊。」

「go,go,go,以后去香港又多一个人可以找了。」

「香港老外多,老外比较不会像台湾男人一定要年轻正妹,搞不好去了反而可以嫁出去呢。」真是什幺毒话都出来了。

其他学弟妹们不负责地用力鼓譟着。

「所以,妳到底是考虑些甚幺?听起来是个好机会啊。」

「我妈。」Vera叹了口气,无奈说道。

她蹉跎婚姻、拒绝较好的工作,只想证明妈妈爱自己更胜哥哥

Vera的爸妈关係并不好,分居好久了,爸爸年轻时曾有一段短暂的外遇,外遇的期间大概一年,但是对Vera妈妈来说,这段外遇却似乎是一辈子。

她变得尖酸刻薄、疑神疑鬼,情绪阴晴不定,忧郁症的全部徵兆她都有,但坚持不承认,也坚拒就医,只肯承认失眠一项,「因为比较不难听」。

Vera上头还有一个已婚的哥哥,哥哥家虽然也同样在台北,却彷彿是在另一个世界,能不回家就不回家,各种理由藉口逃得远、远、的。

「妳为什幺不逃?承受得住吗?为什幺不量力而为?」这些话,大家苦口婆心从Vera刚出社会劝她,至今都很识相地不再提,她为了她妈,蹉跎掉婚姻、拒绝距离较远却较好的工作,牺牲不可说不大。

如果这种牺牲,是孝顺、是甘愿、是值得的就罢了,问题是聚会时又常常听Vera说她跟她妈怎样大吵,她妈多难相处、她妈情绪又发作了,整天好像搭云霄飞车还是跳伞般地提心吊胆,这次好像应该要下定决心搬出去了,后来,大家都习以为常地当她发发牢骚,反正最后一定又是不了了之。

「Vera,我们都知道妳很聪明,分析事情鞭辟入里,但听妳和妳妈的情形那幺多年了,妳有想过妳最在意的那个点到底是什幺吗?」我好奇问她。

「唉,我一直觉得我妈从小就很不爱我,像我哥,不理我妈那幺久了,我妈还是常对着我说,她以后的钱和房子全部都要留给我哥。」

「那妳要证明什幺?妳到底想证明什幺?」

「我以前在传统事务所待过,这种例子太多了,甚至还有女儿为了生重病的爸爸,辞掉工作、没有结婚,到头来爸爸还是把所有钱留给儿子,妳想要对抗悠久的传统吗?别傻了吧。」

大伙你一言我一语,Vera脸色凝重不发一语,陷入沉思。

「妳想听到妳妈承认她比较爱妳,或是妳真的比哥哥好吗?就算听到了,真的有任何意义吗?而且,妳觉得妳会有听到的那一天吗?」忘了谁说了这句话,让这场聚会画下终点。

关于香港、关于妈妈,我不知道Vera会如何抉择,但我衷心希望,Vera和妈妈跳伞跳了那幺久,应该也差不多该降落地面,为自己好好活了。


相关文章